這5個國際城市是如何將固廢處理的?

——

 二維碼

聯合國環境署最新報告《邁向零污染地球》提出了50條反污染行動,有5條直接涉及固體廢物。

 其中1條強調,國家層面的政策和監管有助于將經濟推向更可持續的軌道。 

但實際上,具體的實施通常由地方來完成。

以下5個國際城市在應對固體廢物挑戰方面的做法。讓我們一起來看看。

微信圖片_20190201144420.jpg

日本 大阪

微信圖片_20190201144425.jpg

說起垃圾焚燒廠,人們一般會有種唯恐躲之不及的感覺。但日本大阪卻有一座宮殿般的垃圾焚燒廠——“舞洲工場”。它建在大阪的一個人工島上,由奧地利著名生態建筑設計師百水(Friedensreich Hundertwasser)設計。

建筑融合了技術、生態、藝術元素。引入綠化元素來表現建筑物與自然的和諧,建筑物表面紅色與黃色的線條象征垃圾處理廠燃燒的烈焰。

焚燒廠是日本大阪從污染熱點轉變為環保先鋒的象征。

20世紀70年代,大阪周邊重工業迅速發展,人口也急劇膨脹,與此同時,整個城市空氣和水污染嚴重。

大阪的官員開始嚴格控制工業廢氣排放量,關注健康議題,重視環境規劃,并加大力度拓展綠色城市空間。隨后,二氧化硫等空氣污染物穩步下降,地鐵系統的發展極大減少了氮氧化物的排放。

1991至2014年間,廢物回收使需要處理的廢物量減少了一半以上。大量的垃圾被運往焚燒廠進行焚燒,產生的熱量可用于發電,電量足以供應125,000戶家庭和市政熱水。

垃圾最后變成垃圾灰,其體積只有原來的5%,垃圾灰被拉到附近用于填海造地。垃圾焚燒過程中產生的有毒氣體也在經過一系列高科技無害化處理后通過煙囪排出。

印度 阿拉普扎

微信圖片_20190201144430.jpg

印度總理納倫德拉·莫迪(Narendra Modi)在2017年“世界環境日”宣布將改變印度各地垃圾如山的狀況。為實現這一目標,各城市可以借鑒阿拉普扎的做法。

幾年前,阿拉普扎的路邊和運河充斥著臭氣熏天的垃圾。這一素有“東方威尼斯”之稱的旅游勝地,地位受到嚴峻挑戰,而當地居民和游客也困擾于漫天飛舞的蒼蠅和蚊子。 2014年,在當地居民的抗議下,該市關閉了主要的垃圾填埋場。

自那時起,阿拉普扎引入分散式廢物管理系統,將分離出的可生物降解的垃圾,在小型的堆肥廠中進行處理,為當地174,000名居民提供了可用于烹飪的沼氣。

阿拉普扎在2016年獲得印度重要環保NGO(科學與環境中心)所頒發的清潔城市獎。

斯洛文尼亞 盧布爾雅那

微信圖片_20190201144440.jpg

盧布爾雅那是歐洲第一個宣布達到“零廢棄”標準的首都,它通過推行垃圾分類回收,創造了歷史紀錄的垃圾產生量新低。

在不到十年的時間里,盧布爾雅那在分類回收率上遠遠領先歐盟其他國家,市政垃圾的回收率達到61%。2016年該城榮膺歐盟委員會頒發的“歐洲綠色之都”榮譽。此外,在市中心禁車,興建公園等舉措使斯洛文尼亞發展為可持續的旅游目的地。

盧布爾雅那挨家挨戶監督垃圾的分類和收集,督促人們在日常生活中養成習慣,防止垃圾堆放,取得了顯著的效果。數據顯示,垃圾回收量從2004年的每人16公斤增加到2014年的145公斤;送往垃圾填埋場的垃圾數量下降了59%;垃圾總量減少了15%。 2014年平均每戶每月的垃圾管理成本低于8歐元。

盧布爾雅那的案例證明,源頭減量、重復利用和分類回收不僅可以節省處理費用,還可以保護自然環境和公眾健康。

馬來西亞 檳城

微信圖片_20190201144444.jpg

在檳城繁華的喬拉斯塔市場吃夜宵,吃不完的食物不會被倒掉,而是被放置于一臺機器里,變成農民的肥料。

生物再生食品加工機是檳城進行垃圾堆肥的秘密武器。該機器結構緊湊,無異味,不吸引害蟲,用水和微生物溶液研磨有機廢物,最終形成液態肥料。

去年,當地政府要求檳城所有居民從源頭對廢物進行分離。鑒于檳城的垃圾有40%至50%是有機物,大規模堆肥可以大大減少城市所面臨的垃圾填埋空間不足的壓力。這也能解決有機物與其他垃圾一起傾倒時產生強效溫室氣體甲烷的問題。堆肥也降低了運輸和廢物處理的成本,并有助于防止城市下水道污染。

哥倫比亞 卡希卡

微信圖片_20190201144449.jpg

卡希卡可能不想與蠕蟲產生過于密切的聯系,但這些小生物幫助這個城市成為了廢物管理的典范。

每年約350噸有機垃圾 - 占全年總量的20%以上 - 被放在專門的堆肥桶中,通過蠕蟲進行堆肥,蠕蟲會將腐爛的菜葉變為有機肥料。這些肥料污染物含量低,堆肥量較大,當地居民可用于菜畦施肥。

城市垃圾的前端收集


以上幾座城市都在針對自身的問題及特點,采用了一整套城市垃圾環保治理方案并取得階段性的成果,實際上,全球所有的城市區域都面臨著夜以繼日產生出來不斷增長的各種垃圾的回收及處理問題,即:垃圾前段收集及后端處理兩個最基本的問題,設計城市固廢垃圾處理問題的各種解決方案,也是從這兩個基本方面延伸出來的。


與傳統落后的垃圾收集處理方式向比,垃圾自動收集系統提供了最能體現經濟環保的收集方案。

微信圖片_20190201144455.jpg

可以這樣描述這種先進的真空垃圾收集系統:

“把垃圾扔進去后,垃圾會落到豎井底部的閥門上,稍事休息。控制系統的電腦會根據程序設定的時間,指揮某個豎井與水平管道間的閥門打開。此時,抽風機開始發動,管道中“刮”起每秒18到25米的大風,空氣夾裹著垃圾,奔向中央收集站,速度可達每小時70公里。”


真空管道垃圾收集系統在國外應用十分廣泛且技術已經相對成熟 。


該系統在歐洲城市新建區及衛星城 、世博會、體育運動村等大型城市發展區較為普遍使用, 西班牙、葡萄牙兩國使用氣力管道輸送生活垃圾的普及率都已達到 10%~ 20%。

微信圖片_20190201144459.jpg

微信圖片_20190201144504.jpg

該系統在亞洲的應用主要集中在日本 、新加坡和香港。日本主要將通過垃圾管道收集的固廢垃圾物,直接輸送到焚燒廠 ,例如東京灣和橫濱 ;而在國內,上海浦東國際機場和廣州市白云新國際機場也都采用該系統;另外廣州東塔(周大福金融中心),廣州珠江新城珠江城大廈,廣州廣晟國際大廈和廣州銀行大廈,這些高端寫字樓均采用了的真空垃圾管道收集系統。














分享到
上一篇習總書記:垃圾分類工作就是新時尚
下一篇垃圾再生|瑞典用真空垃圾收集 助力可持續城市發展

系統與產品

我們從客戶的角度去看待項目,確定他們的需求,創建解決方案,提供真正滿足客戶需求的產品和服務。

——
老快3和值怎么玩